关于

【佐鳴】夏的慢板 三

#一記回憶殺

門打開一半左右,身體承受著另一人的重量,他磕磕絆絆地進屋,關上門。玄關靜悄悄的,隔絕於此之外的喧囂。

佐助臉上搭著一條冰涼的毛巾,坐在沙發上。室內恆溫二十四度,空調運轉的聲音催人欲眠。一身酒氣地不想動,他將領帶扯下,在沒開燈的客廳裡數著鳴人打呼嚕的節拍。

和高中時期難捱的日子相較之下舒服得過份了。

那時候是怎樣的呢?

三點放學後,鳴人說要舉行第不知道多少次的部活。佐助點頭答應,將抽屜裡看起來別出心裁的小點心收好。

鹿丸八九成在回家的路上,日向大小姐大概已被家裡派來的黑西裝大叔請上看起來特別氣派的休旅車,趕去茶道或花道的教室。

四樓右方走廊的最後一間,最接近傳說中鬧鬼女廁的小教室。白色油漆剝落了...

【佐鳴】夏的慢板 二

佐助終究是進了那家居酒屋。

他們並排坐在吧台,隔著半個手臂的距離。現在是個喝酒還嫌早的時間,店內只有他們,以及幫鳴人做厚蛋燒的歐吉桑老闆。

鳴人點的梅酒是茶色的,看起來和烏梅汁沒多少區別。他的啤酒冰塊放太多,只剩一半是酒。鳴人看了看,毫不在意地一口乾了,戲劇化地大嘆一口氣,讚道:「東京的酒特別好喝!」
又悠悠地看了佐助一眼:「沒想到佐助也會喝酒啦,居然好好的社會化了。」

佐助沒有搭腔,夾了一塊剛煎好的厚蛋燒,有些燙口,且糖放太多,口感和啤酒並不相配。他想了想,加點了一份厚切牛肉。

而鳴人自顧自地繼續道:「說起來,前幾年同學會的時候,佐助也喝了好多洋酒。想到高中時佐助的樣子,完全沒辦法想像快三十歲的你居然...

【佐鳴】夏的慢板 一

#OOC

#現代paro 社會人佐助✖️SOHO族鳴人

#嘮嘮叨叨的


天已經黑一半了,剛好是最適合拍夜景的時刻。佐助站在公車站牌下,旁邊三四個女高中生正在嬉鬧,他並不想仔細聽,然而那些麻雀一般的嘰嘰喳喳就如空氣那樣自然而然地傳入耳中。

「好煩啊今天考試特別多——」

「別說這個啦你知道隔壁班的田中君嗎?」

「那個特別帥的傢伙吧?」

「完全稱得上美男子啊。」

他拉了拉自己深藍色的領帶,心裡想到自己高中的時候也超紅的啊。或許是那個年代的流行,當時的女生們都喜歡酷酷的、不愛說話的那種冰山系男子。後來出了社會,高漲而莫名的崇拜迷戀一點一點的被冷水澆熄了,曾經喜歡過他的女孩子開玩笑地說

【凱苯】一人行者

/酸得我都掉牙了/
凱玟桑/三肖基甲苯
腦洞向 /現實向/當然跟三次元毫無關係
這是2.5次元CP的初心 甲苯要結婚了 我也該畢業了
題目來自凱玟桑翻唱過的一首歌 拜託 去聽聽吧

[晚間九點二十]

嗨呀,你要結婚了。
凱玟面無表情的轉發回覆,眼睜睜瞧手機螢幕轉暗,猛然將它摔向地板,躺在床上,心中似有火在燃燒。

這消息他是老舊前便有預感的,約在一二年前,他便聽著電話那頭的甲苯雀躍地分享那些戀愛前的酸,熱戀中的甜。凱玟隔著上海到南寧之前好遠好遠的距離,通過電流傳來的他的聲音,仿若在眼前的,是他笑盈盈的樣子。

凱玟能裝得很。微博上B站上刷他們CP的妹子多著,久之,不少親友也曾若有似無地探究,暗示同性戀是條風光不甚明媚...

【佐鳴】Lovesick

現代paro 室友設定

#OOC

#第一次寫文特別緊張

時間已過零點,東京下雪了,雪花飄落在佐助的臉上,他有些冷,將圍巾圍得更緊了些。路燈投下暗暗的光,街上再無其他行人,靜謐得好似只聽得見雪花飄落的聲音。

抬頭看自家的燈還亮著,那個吊車尾又忘記關燈了啊。佐助想,該不會又在客廳玩遊戲玩到睡著了吧?他皺眉,那個白癡,也不想想自己生病時,是誰遭殃。

可是又有什麼不好呢?

他病了,便有理由接近,可以正當的在他的房間裡,可以看他跟平常聒噪嗓門截然不同的安靜。其實,能夠被依靠的感覺一點都不壞。

好想再靠近一點,他極力壓抑這樣的情感,可越壓抑,越明顯感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好比如,他總是選擇在鳴人之後洗澡,空氣裡瀰漫水氣...

© 風林 | Powered by LOFTER